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田园农媳

更新时间:2020-05-22 18:18:28

重生之田园农媳 连载中

重生之田园农媳

来源:落初 作者:糖糖和果果 分类:言情 主角:李氏李香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田园农媳》的小说,是作者糖糖和果果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前世李香云即使是臭名远扬,依然好命的嫁给给村里的唯一的读书人谢其琛。但她没有珍惜,一手好牌被她打烂了。再见面时,他是高高在上的谢候爷,而她却是苏府的一婢女,他身边也早已有另一谢夫人,而本属于她的称谓却给了另一位女子,他与那女子站在一处,是那样的般配,男才女貌,一对璧人……李香云重生了……脑子里闪过前世的种种,李香云暗想,这一世的她定不能像前世那般糊涂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老头子,心怎么这么狠呢!我只不过多看两眼,你便这般恼道,香云这次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回来。”李氏见李老汉一脸的铁面无私,便对自家老伴有些怪道。

“哼!她若是不回来了,我倒省心了,至少说明她还是被谢家人所接受的。”

其实在李氏与李香云没见堂屋前,李老汉便与谢其琛聊了聊。倒也不是谢其琛状告了什么,而是人家一读书人,肚子里的墨水自然是比他们庄稼汉多,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怎样说的恰到好处。

原来李老汉见谢其琛来接自己闺女,自是喜不胜收的。李老汉对谢其琛做自己的女婿自是很满意的,不然也不会有一个月前上谢家提亲了。

对,李香云与谢其琛这门亲事是李老汉求来的。若说李老汉用了什么方法让谢家同意了这门亲事。那便要从李老汉与谢老汉的父辈那一辈算起了。

原来李家谢家的祖辈都以打猎为生计,话说有一日谢老汉的父亲在进山打猎时遇到凶猛的野兽,纵是这谢老汉父亲会些拳脚功夫,但也难敌那凶残野兽扑击。

这边谢老汉父亲林中遇险,恰巧被林中同在李老汉父亲所救。这才有了李老汉对谢家挟恩以报。

李老汉也自觉这样做不太厚道,但他为了自家闺女也是无法了。

要说这李香云长的不差,那样貌十里八村也挑不出几个的。但长到十五六岁的年龄,硬是没有好的人家上门提亲,原因无她,只怪李香兰的名声在村里是实在不怎么样,好吃懒做,刁蛮任性……。

这娶妻娶贤,纳妾纳色,都一个村里住的,谁能又不知这李家闺女,虽是长的一副好皮囊,但这能拿出手的活计是一样都不会,她们是朴实的庄嫁人,那娶媳妇进门,那自然是想娶个里子外头都是一把干活的好手,像李香云这样她们自觉是消受不起的。

那纳为妾,这村里几百年的风俗了,都没听过哪家人有人纳妾,那都是镇里大户人家才有的派头。

所以村里虽有好多倾慕李香兰的小伙们,都是在听了家中老娘不满意李家这门亲,都止了念头,也有的后生心里也忍不住多想,这李香兰干啥不学些活计呢!

而这李香云见村里没人上门提亲,她自也不急。自小她娘便跟她说,说她命里带贵,日后便是大富大贵之人。这么多年被她娘精养细养,她自是看不上这乡野村户的,她才不要嫁给这农户之家呢,吃的都粗粮杂米,干的又是累人的活。这就是前世李香云的想法。便是她嫁个村里唯一的读书人,李香云也觉得她也是有些委屈至极的。

起初谢家对这门亲,也不是太愿意的,这谢其琛也有十六了,人生俊不说,且又有学识。

原本谢家二老也是指望待谢其琛今年乡试中了秀才,在为他选门好的亲事,没曾想便有了李老汉上门求亲。

这谢其琛的母亲谢陈氏一听,自是不肯的,这村里村外住着,哪会不知这李家闺女的性子,莫说这李香兰性子是个好的,谢陈氏也不见得会同意这门亲。

更何况这李香云还是娇纵刁蛮,又有好吃懒做的名声,且又自命不凡,她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儿子。

在谢陈氏心里,自家儿子自是千好万好的。

但李老汉还是拿出了当年李家对谢家有救命之恩来说,李老汉自觉当是自己的一张老脸不知有多臊的慌,但为女儿,他即便是豁出去他这张老脸也是可以的,这谢家小子他是熟识的,人长的是一表人才,又是村里唯一的读书人,且不日后便要去考取秀才。这谢其琛又是谢家的小儿子,香云嫁到谢家,即不用像大房一样管家理事,只要平日稍勤快些,多帮衬帮衬谢家几位嫂子,那也不是什么太累的活。

要说这李老汉这样想也并无错,但也要这李香云争气才行啊!

李香云嫁到谢家的那日起,便对谢家怀有嫌弃之意,又对谢其琛不把她放在心上,有了恼怒之意,再加上还要每日跟着婆婆嫂子们干那累人的活计。李香云自然是不肯的,她在自家都没这般委屈,受累过,便就有了李香云在谢家的各种作,各种闹。

在谢家唯有她与谢家小妹谢明欢闹的最过,只因着谢家小妹的性子与李香云有的一拼,那也是有着一张不饶人的嘴。

李香云这次大动干戈跑回娘家,这里面除了有李香云一部的错,那便也有一部分谢明欢的功劳。

李氏见李老汉沉着一张老脸,不说话,只顾抽着旱烟。努了努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她也知道李老汉的性子,也知道此时她在闺女说些什么,那便会更挑起他的怒火。李氏想了想,只好动了动身子离开堂屋往厨房那方向走去,为一大家子准备午饭。

坐在堂屋内的李老汉放下手里的旱烟,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刚刚女婿的那几句话,只觉得深深的被人打脸,现在都觉脸上火辣辣的臊。

“岳父大人,因家中农物繁忙,家中活多,即这才没顾得上香兰,让香云回来唠扰岳父岳母大人了,是小婿的错,小婿这才对岳父大人赔礼了。”谢其琛说完不忘对李老汉拱手一恭。

谢其琛虽只是几句话,但李老汉只觉脸上被打的生疼。女婿话里话并没有提自家闺女不是,但李老汉怎会不知女儿昨日为何而回来。

他是庄稼人,自是知道这农忙的,忙不过来时,这女人都是下地务农的。就是女婿这样的读书人,学院也会体贴他们寒门子弟家中务农繁忙,让他们回来帮衬一二。

而自己的女儿却在这时候,还在谢家作,与谢家人闹。后女婿第二日便放下手里的活来接女儿,一句也没说自家女儿的不是,还给他赔不是。

女婿虽说这道歉的话,但话里也指出了自家女儿明知农忙时节,也不在家中帮忙一二,却只图自己心中痛快,扔下一大家子,跑回娘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