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

更新时间:2022-03-27 03:39:07

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 已完结

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

来源:落初 作者:楼上卷帘 分类:言情 主角:姚善宝老爹 人气:

主角是姚善宝老爹的小说《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此文是楼上卷帘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不小心穿越了,可凭什么别人都是王妃贵族,就单单她浑身没有二两肉,想她堂堂医学硕士,哪有低头吃别人瘪的道理,挖药草,配偏方,双手赚得一满钵,俊美秀才贴上来,可是,为毛,身后那个甩不掉的小傻子,老是爱娘子,娘子的叫!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善宝心里想,拜托啊大姐,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有本事你来啊?姚善宝就知道这个大姐想要说什么,所以,只是朝她笑了笑,没多说话。

姚君宝见小妹根本不怎么搭理自己,她心里暗暗想,莫非二妹已经跟小妹说什么了?现在小妹的心跟二妹是在一起的?

姚善宝跟两位姐姐的关系不亲,但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便向大姐君宝眨了下眼睛说:“我刚刚好像惹二姐生气了,她在屋子里呢。大姐,不跟你说了,我要下地干活了,呆会儿太阳出来,可热得慌。”

姚何氏从屋子里出来,见只姚善宝一人扛着锄头,她愣了一下,然后扭头朝屋里喊:“莲宝!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躺在床上挺尸,你妹妹都起来准备下地干活了,你还不快起来!”

姚何氏话音刚落,姚莲宝就鼓着嘴巴走了出来,头上戴着草帽,脸也用布巾裹得严严实实的。

姚莲宝怕姚何氏,不敢回嘴,只狠狠瞪了姚善宝一眼。

姚善宝也不理自己姐姐,扛着锄头就往外走,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一张贼贼的脑袋探来探去的。

张君深一早起来听自己娘说,昨天晚上善宝一家又被人欺负了,他听了之后,连早饭都没吃,便匆匆赶来了。

见自己已经被姚善宝发现,张君深索Xing也不躲着了,大大方方就往院子走去。

“婶婶,我是来看……”见姚善宝狠狠瞪着他,他赶紧改口说,“我是来看莲宝妹妹的,我怕她饿着,特地拿了两个馒头来。”说着便从简单的粗布衣裳里掏出两个香喷喷的白面大馒头来。

姚何氏眼睛亮了亮,立即笑着迎了过来,伸手接过馒头递给莲宝,又搓着手对张君深说:“侄儿,回去替婶子谢谢你娘,就说她的意思婶子明白。”

张君深看了姚善宝一眼,点头,然后又说:“婶子,我在家里也没人陪我玩,不如我替莲宝妹妹下地干活吧。”他穿着一身粗布短打衣裳,正经说话的时候,还是蛮斯文的,一点不像脑子有问题的。

姚何氏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一个劲点头:“那就辛苦你了。善宝,你带着君深去将花生地再翻一下,差不多了就回来,别晒着他。”

姚善宝“嗯”了声,趁人没注意,狠狠踩了张君深一脚后,扛着锄头就走了。

张君深也不怕疼,立即追了出去,可是姚善宝好似故意走得快,他一直追到河边才追得到她。

“善宝,你好像生气了呢,你为什么要生气啊?”他一脸无辜的样子,大跨一步走到姚善宝前面,双手伸开,挡住她的去路。

姚善宝左走,傻子就往左拦,姚善宝右走,傻子就往右拦……偏偏大傻子人高马大的,她推也推不动他,锤也锤不疼他,最后只气得一个人坐到了河边的石头上。

张君深不知道哪里得罪善宝了,使劲抓了抓脑袋,也跟着去。

姚善宝倒不是生气,她是肚子饿了,在想着呆会儿到底能找些什么吃的。

结果失了会神,再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张猪脸。

张君深努力扮丑逗姚善宝开心,结果姚善宝见到一个没忍住,就真的笑了。

张君深歪着脑袋:“善宝,你长得真好看……”

姚善宝将脸对着河面,照了照:“你瞎说,我又瘦又黑的,哪里好看了?”

张君深蹲在一边,看着水面里的姚善宝,咧嘴笑出一口白牙:“你心好啊……”

姚善宝深深憋了口气,然后一巴掌摔在大傻子后脑勺上,也不再理他,只扛着锄头,大步往自家花生地里去。

路上遇到了同村里的花大婶跟水生叔,花大婶笑着打招呼:“善宝啊,今天一个人去干活?哎呦,怎么张家的君深也在啊。”

姚善宝还没说话,张君深就答着:“对啊,帮着我未来媳妇种田去。”

花大婶子立即笑出了一脸的褶子来,她扭了扭肥胖的身子,眼里闪过嘲讽之意,下巴一台,又有些得意的样子:“呦,善宝啊,这君深可还不是你的相公呢,你们家竟然就拖着他下田干活了?你娘可也真会精打细算的,前一阵子我还听那赵媒婆说,张家说的闺女是莲宝呢,今儿怎么又成你了?”

那何美芳也真想得美,知道张家老两口有些银子,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骗婚!可真是够无耻的!

大女儿嫁到了城里、做了城里人又有何用?还不是被夫家赶回来了……指不定是做了什么龌龊事呢!

她何美芳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又有何用?嫁个不中用的男人,生了一堆赔钱货,死了也不会有人送终!想自己跟她明着暗着比了大半辈子了,还是自己有福气,虽然此生只有一个儿子大牛,可儿子孝顺啊。

想到这里,这花大婶子脸上笑出了更多褶子来。

姚善宝穿越来这里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这花婶子有事没事就喜欢往姚家跟前凑,所以,她自然知道花大婶子在暗暗跟自己便宜娘亲攀比。

内乱归内乱,但是如果有外人欺负自己家里人的话,姚善宝是不会客气的。

姚善宝昂起下巴,微微一笑,伸手就拍了下大傻子的肩膀:“君深,你自己告诉花家婶子,是我逼你来的吗?还是我娘逼你来的?”

张君深穿着一身短打粗布衣裳,背脊挺得笔直,他眼睛余光瞥了瞥落在他肩上的小手,一下子就有些紧张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只小手软软的柔柔的,肯定还香香的呢。

张君深黑黑的眼珠子转了转,余光瞥着姚善宝的脸色,然后说:“对啊,我愿意帮助善宝的……”结果见姚善宝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有些委屈地低下头,继续改口说,“莲宝是我未来媳妇,所以我跟善宝一起去……是帮助莲宝的。”

姚善宝很满意大傻子的答案,暗中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可是傻子却不领她的情!嘿,他竟然还敢瞪她?哼,张大傻!

花家婶子就喜欢刁难姚家人,昨天刚刚看了一场好戏,她正等着姚家下面的闹剧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