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人笑,江山摇

更新时间:2020-05-25 16:50:23

美人笑,江山摇 已完结

美人笑,江山摇

来源:落初 作者:闲听冷雨 分类:言情 主角:凤大将军 人气:

《美人笑,江山摇》为闲听冷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想江山与美人同在。结果是得了个天下。输了她。他,负了天下,舍了江山,丢了性命,只为得那抹生命中最绝美的美人笑。他,为了天下,舍了她。她,只愿得绾一同心结,相结同心人,永结同心好。如梦,如幻。若风,若烟。真与假不辨,得与失不分。江山与美人谁舍?谁得?谁又能摆脱得了命定的摆布?谁怜她愁上眉梢?美人笑,江山摇。人妖娆。拂袖红颜百媚娇。不爱江山爱美人,几许柔情几许真?爱情,真的只是一场难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乾元二十三年。夏。大婚的日子定在了六月初六。

阳光划满天空,毫无顾及地绽放着极尽的热情。街道上燃烧起火般的热焰,树枝上垂挂的水滴折射出七彩的光线,倒影着天空和山峦。

西楼黯的病仍是时好时坏,反反复复。朝堂更是济济可危。我的爹爹被及时的从边关抽调了回来以示皇恩浩大。时间便这样不紧不慢的走着,想到一个月后的大婚,我有些闷。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当真的来临时,我发觉自己还真的是有些粹不及防。

半月前,我的身体终于痊愈。姑姑准我回家,却是特意交待了碧荷每天要吃的药不能停,说是补养最是重要。我反抗无效后只得由着她们。临回家时怜花那个小家伙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好似被抛弃的孩子。我心不忍,便邀请姑姑带他来参加我的大婚。只是,当时姑姑的神色有些犹豫,让我好生奇怪,一个婚礼而已。

爹爹在这一个月里时常把自己一个锁在书房里常嘘短叹。我知道他是为我担心,为这个朝堂局势担心,只是,我的爹爹,有些事情他真的做不来。朝堂之上无对错,这个天下,更不需要,成者王败者寇,稍一不慎便会是落个死无葬身之地。我已是再世为人,生与死没什么两样,可是,我希望我的亲人能够好好的活着,平平安安的,富贵不求,不恋权势,就这样足够了。

爹爹曾经问我:“惜儿,后悔么?就这样的进了宫?”

“后悔,能够改变得了这个事实吗?”我笑,“我们凤家,已经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棋子,是没有自己悔棋的权限的。不是吗?”

爹爹无语:“女儿……”

爹爹的鬓角已经风露所浸,霜般的模样。脸上刻着的是岁月留下的沧桑。冲天豪气已被磨练的只余一身疲惫的皮囊。

——什么时侯我的爹爹竟然如此老了?

毕上眼,仿佛便看到了那个我初生时意气风发的将军。只是,而今的他已是垂垂老矣。真的应该把爹爹拉进朝堂的争斗吗?为了那个我一时心软而答应的诺言?赔上自己的幸福不打紧,反正前世的自己已将爱情看个了透,可是,爹爹、娘亲、凤府,真的能够逃过这一劫吗?

“爹爹,女儿一去,万事小心。”我扬眉浅笑。

“惜儿,宫中之地,一如战场。你虽聪慧异常,熟读孙子兵法,但缺少实练机会。所以,凡事一定要忌急忌躁,自乱阵角。”爹爹的声音威严中透着丝丝的担心,丝丝的温柔。

“爹爹,皇上为何而病?”这件事我始终有着疑惑。

“惜儿,如今的朝堂正是三分天下。皇上属意太子,而左相与婉淑妃自是一派。中立一派便是右承相南宫一家。所有的人都把我们看作了太子一派,你说,我们还能置身于事外吗?”顾左右而言他,果然圣上的病另有隐情。只是,爹爹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以他的正直,能够保全得了自己吗?

“爹爹,对不起。都是惜儿惹的祸。”我闷声道。

“惜儿,这不是你的错,别责怪自己。”爹爹抚着我长至腰际的黑发长叹。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夜深深的沉了下去,开窗,繁星布满天空。而我,却是没有任何入睡的念,一团悸闷的感觉始终盘恒在心底散发不出。前生的伤痛,现今的无奈,一股脑的在我脑海里回放。望着如水的月光,独自品味着属于自己的那道人生风景线,有清甜有甘涩,让我再也淡然不起来。爱情,这一世肯定是得不来的了。那么,亲情呢?若惜,你能够保得了吗?即使太子登了基,功高震主的凤府,他能够容得了吗?杯酒释兵权也就罢了,如若新皇心胸狭隘,那就是必死无疑啊。翻开中国历史回看,哪些个开国功臣将领不是曾因了那功高震主的原因被处死甚尔死无葬身之地?爹爹心Xing愚忠,Xing子正直,只懂得护国守民,凤字军威震敌国是不错,但是不见得便会容于朝堂,容于新皇呵。反手为云覆手雨,在这个冷若冰寒的皇宫中自己真的能够护得了凤府周全吗?

天渐渐的亮。头一歪,一夜失眠的我终于伴随着这些问题入睡了……

十里红妆,万人空巷。六月初六。大婚。

经过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几个形式般的礼节后,亲迎的日子终于到来。

因着我是御封下代后位的身份,宫礼皆是以半后的规格举行。

婚礼在金碧辉煌、贵气逼人的崇元殿举行。十八岁的太子一身大红吉服,腰间系了翡翠丝带,像征Xing的绣以明黄一色衬托出了太子身份。面若冠玉,嘴角微扬,深邃的眸光却是看不出一丁点的波澜,就这样稳稳的由一众太监拥着而入。只是,一身温和的气息中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和谐,我蹙眉,似乎,隐着凌厉的杀机!

我着一袭描金绣凤的正红后服随后,眉心半月形的胎痕愈显绯红,在左右宫女太监随侍下缓缓步入崇元殿,一众大臣命妇早已等候多时。国礼行毕,又是宫庭正礼,亦即众臣命妇参拜太子妃的礼节。按理说是不应有此一礼的,只是可惜,圣上坚持以后位礼待。

我冷笑,这个算盘打的可真好。如此厚待于我,让众大臣猜测我凤家已是归附太子。名不正,则言不顺。天时地利人和太子已占其二,嘴角弯起,看来,这场仗婉淑妃已是输了多半了。

终于真正走完了这一遭。乱了一天,到了晚上,却还是不得休息。

——太子大婚,大赦天下,普天同庆,皇宫设宴以视与民同乐。我与太子双双出席。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丽景烛Chun余,清阴澄夏首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夏半阴气始,淅然云景秋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夜色在深深浅浅的月光里越发的迷人起来。一声声的鸟鸣虫叫被歌舞声所遮掩。晚宴过半,我与太子一同向诸臣敬酒以谢。一番番的酒敬下来,我眯眼发觉,这些所谓的家人中,竟然没有二皇子出现。这几年,那个声音干净的宛若天使的小男孩行事总是低调异常。不同于他的母妃,张扬跋扈,令人厌恶非常。

我随着太子一桌桌的敬了过去。刚刚到了娘亲那桌,娘亲已是红了眼圈:“惜儿。”

母亲的低语令我心痛莫名。望着这一路走来未沾一滴的满满一杯酒,我一饮而尽:“娘亲,惜儿敬您。”

——纵有千万言语便也尽在此酒一杯了,我相信,我的娘亲她能够懂她的女儿。

“婉母妃,请。”原来是到了婉淑妃这里。后宫无主,而今她是以贵妃位摄后权。

婉淑妃微微点了点头,娇笑着接过我呈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女人,倒是有一番豪气。我暗忖。只是可惜,我与她是各有算计。

微笑的一转身,正想从容退下,婉淑妃那略有张扬的娇音已然再现在厅中:“本宫早闻太子妃琴棋诗书画一绝,与先皇后有得一比。今日大喜,何不让我们的太子妃奏上一曲,以便让众臣欣赏一番?”

这个该死的婉淑妃,我不来惹你,你尽然算计到我的头上来。

——即如此,今日便让你看一下凤若惜的本事。

强压下心底的怒火,我微微看了太子一眼,轻唤碧荷:“拿我的水云筝上来。”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抬手,试弦,纤指一滑而过,一抹清音悠悠而显: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歌尽,筝停。音住。大臣们半响回神。我低笑,够你们回味一时的了。这独特的词,优美宛转的韵律,无尽潇洒的意境,我就不信震不住你们。

这首笑红尘是我在现代时常常低吟的。歌词中无尽的潇洒,无边的孤独与落寞,以及那满满的一身骄傲是我羡慕的。在这里我选这一首歌也是含了警告婉淑妃之意。我凤若惜无意于功名利禄,权再高势再大我也不想要,所以,你最好别来惹我。这一世,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一世逍遥。尽管这心愿是那样的难得,但——却是我一生的梦想。

我想说的是,今生,是非恩怨难清,来生难料。但愿爱恨纠缠一笔销。如果可以,我只要一世逍遥。

——只是,婉淑妃,你能够听的懂吗?

红尘如水深,这一世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平凡到老。但愿,她能够听的懂我词中之意。

“好一个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人生几何,难得一笑。嗯,不错,不错。莫非——皇嫂是以词寄意不成?”

这个人,竟然听出我词中意。他,是谁?

——声音,是从殿外传来。

眼底涌起一丝迷惑,他叫皇嫂,莫非,便是二皇子——西楼Chun?

一袭白衣,似笑非笑,含着一抹讶肆的神情。一头黑发散乱的披在肩后。手中抚着一管紫玉箫,就那样直直走入,几分英气,几分贵气。

不怒而威——这是他给我的感觉。

“Chun儿,你什么时侯回来的?”婉淑妃惊喜的询问。

原来,真的是他,迟国二皇子,西楼Chun。

这,便是当初那个声音干净的小人儿?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区别呢?

为什么不过十年时间,一个人的变化却会是这般的大?

眼前的人,明明是在笑,白衣轻扬,极尽潇洒之姿态,却为何——

眼底,心间,周身偏偏都泄露了一种宛若地狱般的阴寒,森冷、讶魅之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