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机关之元

更新时间:2020-09-14 12:13:56

机关之元 连载中

机关之元

来源:落初 作者:赵子扬 分类:游戏 主角:黑龙雷霆 人气:

新书《机关之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赵子扬,主角黑龙雷霆,是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如果你一无所有,你会默默接受,还是奋力进取?如果你突然死去,曾活着的意义,是否在于有没有人记得?空之灾变,异界开启·······沉迷于游戏的崎元,在某人的引导下,踏上迈出孤独的第一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光事件,可以说是奠定崎元路人名号的基础事件之一。

当时正值初一开始时期,云德中学校方为了烘托开学的欢乐气氛,组织初中部的学员举办传统以来的迎新晚会。

按照惯例,每个班级都需要在晚会上表演一个节目,用来表现班级最引人注目或最具标志性的一面。而对于以往的新生班级,绝大多数是集体表演一个节目以达到人人参与的目的。

但轮到初一六班,也就是如今的高一六班,在表演节目时只上了一个人,一个节目。

箫沐雪---舞蹈“风思”。

那一刻的舞台······

绫罗飘雪,风语无声。

月影如纱,仙谪凡尘。

一身白衣白雪的箫沐雪,如古时画卷所描绘的仙女般,盈起雀落。伴随着古典音乐的意境,展现一颦一笑。

一舞未必能倾城,却牢牢吸引了几乎所有学生教师的目光。

”冰雪“箫沐雪,一舞成名!

在学校这种地方,漂亮女生的消息永远不缺传播途径与市场。一时间,“风思”成为校园最热门的话题。其轰动程度,甚至已经达到某些学员会将录像反复播放进行洗脑循环,只为了回味那一时的惊艳。

无论课间休息,午间食堂,晚间操场甚至是校门大街都能听到相关的讨论。

最夸张的一次,崎元刚去个厕所回来时,桌面能够一瞬间多出十来张带有沐雪舞姿照片的各种校报与传单。

对于那时起便独来独往、忠于游戏的崎元,只留下了第一张传单作了解,剩下一沓不加犹豫直接叠在天浩的份上。

然而初一六班----箫沐雪所在的这个班级,产生的影响远比普通人想象得要简单。

无论是一些学员特地进行采访,还是不少学生因为对素颜的憧憬不远千里跑来进行瞻仰,甚至是为了表白或吸引注意的学生闹出各种动静,令那时的初一六班热闹非凡。

更重要的是,喧闹的杂音令崎元的音乐游戏连续两星期没能达到完美弹奏的地步。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三个星期末,班里一名新闻部的学员心血来潮打算开一个箫沐雪所在的专栏,从而再一次引起相应轰动的时候,备受喧嚣摧残的崎元终于采取行动了。

“走光太频繁了。”

意见征集本某个显眼位置上,突然多出来的崎元的留言。

“像你这种追不到天鹅的癞蛤蟆,故意诋毁有意思吗?”

第二天的班会课上,一些沐雪的追求者直接指着崎元的鼻子进行轮番不留余地的谩骂。

就连平时不声不响的沐雪,都默默对平时同样沉默寡言的他投来一种似乎讽刺般的目光,却以为是崎元为了引起她注意的无聊举动。

唯独深知崎元性子的天浩一懵逼,心底“咔哒”一声知道要坏事!

但崎元可不知道怜香惜玉是怎么一回事,轻轻拿开玉宁紧紧抓着自己衣角的小手,无视了“崎元同学不要”的细小忠告,一张照片直接按在沐雪的课桌上。

画面中沐雪的舞姿凝滞在半空,随风飘起的白纱裙摆。天知道这是哪里的角度,不偏不倚,光洁如雪的大腿一路直到深处一览无余······

“粉红色的。”

照片的像素高到令人发指!

“你!”

在周围震惊的目光之中,第一次气得满脸通红的沐雪,用有些美妙的嗓音怒斥着眼前板着脸的少年。

至于无动于衷返身默默戴上耳机的崎元,绝对的平静令人真切地感受到冷漠是怎样一种力量。

自此开始,多了“走光”这个敏感性话题,有关沐雪的讨论才明显发生了收敛。

不得不说,虽然沐雪的舞蹈深入人心,崎元的回应也算得上影响深远。

比如私下里的天浩收到数十单求购走光照片的交易请求。

比如在沐雪往后的舞蹈中,开始出现了希望拍到真切存在的走光照片而刻意寻找猥琐角度与最佳时机的学生。

比如沐雪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永远都是将崎元的身影所在定位,进行最谨慎的提防。

至此,两人之间的隔阂,在双方都不主动的情况下,就这样一直持续了现在。

所有人都知道,“走光事件”是某个“冰雪”校花心里永远的痛。

······

“咔擦!”

“咕噜。”

伴随几道悄悄咽唾沫的声音,突然安静的氛围,大半人的目光悄悄转向原本认真端坐着学习的箫沐雪。

刚刚清脆的声响,正是自动铅笔芯折断的声音。

抬起的美眸直接投向崎元的方位,一言不发,众人却分明感觉那原本平静无痕的俏脸变得愈发冰寒,甚至还能从中看见一丝怒意。

明丽目光所蕴含的气息仿佛孕育着无尽寒意般,令得悄然对视之人不由遍体生寒。那板起脸孔的怒视模样,真会令人产生眼前的少女犹如一座极地冰山的错觉。

“冰雪”箫沐雪的高冷,从不是空穴来风。

只不过,那令得普通学生如芒在背的注视,放在崎元身上仿佛失去了效用,支着顽固如石的表情犹自盯着屏幕里不断飘下的节拍指示,我行我素地抓着韵律打节拍。

一时间,在如被冰雪充斥般仿佛令人窒息的教室,唯独响着崎元的游戏机按钮连串“啪啪啪”的声响。

莫名地尴尬.....

“咳咳!总而言之······”

在察觉沐雪威慑无用,有将仇恨转移过来的迹象时,天浩连忙干咳了几声。

“所以说,无论老七的耿直还是你上午的猥琐,你完全没法驳倒!”

“我就说问题在······”

“那·····那个,”一旁副班长玉宁柔柔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还······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大家先散·····散了吧?”

众人顿时如梦初醒,这才想到还有上课这方面的问题。

“哼!”

既然副班长都这么发话了,黄临风再怎么不爽二人,此时也知道无法再继续纠缠,挡下只能悻悻地怒视了崎元一眼。

“也就是你这种性格,才永远只会是一个路人!”

撂下最后一句,他再度对两人示威性地挥了下拳头,转身离开。

“切······”

也唯独这一句话,就连能言善辩的天浩也无法反驳。

虽然难听,但却是有着三年作为证据的事实。

眼神悄悄一瞥,只见在刚刚的争论中再度完成一首曲目的崎元默默将游戏机放回课桌底下。如往常般无动于衷的脸色,令他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唯独一侧的玉宁留意到,那放在右侧大腿上攥紧得不住颤抖的拳头·····

······

放学时分,天浩因为值日被留在教室,留下他一人默默踏上回家的孤独路程。

成堆成对的学生不断从踽踽独行的崎元身旁擦过,耳旁不断回荡着不同音色有说有笑的声音。

脑海里却如安了台复读机一般,机械般重复着临风最后的话语。

“也就是你这种性格,才永远只会是一个路人!”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

似乎,应该用懒言懒语形容?

不会主动认识新人,不会投其所好地攀关系,不会分享自己的兴趣,不会大起大落地倾诉自己的情绪·····

于是渐渐地他发现,反过来,别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似乎也是一样的。

没心没肺的天浩,冷若冰霜的沐雪,柔弱易羞的玉宁,随性而为的子南,还是那个装模做样的临风·····

无论性格再怎么特立独行,某方面甚至达到某种难以接受的程度,在班中都不会被人所忽略。

唯独自己,能在绝大多数人的目光中,体会到真切的淡漠。

正如那场空之灾变,那废墟之中,他在其他幸存者中所感受到更次一筹的冷意。

驻足红灯路口旁的人行道处,盯着橱窗中那张平静到令人莫名恐慌的面容,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或许,路人看起来都比自己正常吧?

天浩?会和自己谈笑,此时的他并不在身边。

父亲?远赴它国,除了留下的账户定期多出的存款,长久未见得面容几乎陌生到难以回想起来。

午间的少女?温柔······到太虚无缥缈。

现在的生活?经历空之灾变的他也无法相信了。

低低头,蓦然发现,自己真切能把握在手中的,只有手中的游戏······

“也就是你这种性格,才永远只会是一个路人!”

路人,就是那种无关紧要的人吧?

如果有一天,自己消失了,有人会为自己哭泣吗?

有没有人会记得自己的长相?

或者说,有没有人会记得自己存在过?

最后,他发现,刚刚路过的“路人”,他竟然没有一个记得。

既然是路人,他怎会有兴趣,怎会有闲心去记得?

明明炎热到仿佛要将路面的行人蒸熟的六月天,崎元只感到浑身一阵冰寒刺骨。

......

“是不是觉得?能够真切死在那场空之灾变,要更好一些?”

一道回响,自脑海深处忽然响起。

“!?”

“是不是觉得,自己还真是那么多余?”

崎元突然发现,他无法再控制自己。

这种感觉,仿佛在一瞬间,自己的身体被禁锢了。

“咔嚓······”

一道仿佛旧式钟表的秒针划过刻度而定格的声音,充斥着无尽古老与沧桑的意味骤然从天际响起。仿佛层层渐远的波浪般,回音连绵,经久不息。

与此同时,崎元眼中所见的光景,五彩斑斓的色彩仿佛被某种溶液稀释了般,一点点变得淡化,如同临近报废的老旧黑白电视画面,沦为一片片深浅不同的灰白。

红灯指示表的倒数停在00的位置,却不再继续亮起下一抹绿色······

一辆白色的法拉利正向对面冲驶,原本高速旋转的轮胎却如同按下了暂停键,一整辆突兀地停在路口中央······

眼前的几名女生保持着谈笑张嘴的姿态,一动不动······

远处被狂风拍打的树木保持着倾斜的状态,漂浮在半空的树叶如凝滞在胶体之中,永无落地之时······

原本如电影般播放的一切事物,在那仿佛指代时间流逝的天音响起的同时,如同电闸跳闸般失去动力,停止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异变带来绝对的宁静,令得整片沉寂的天地犹如失去生机。

“这是?”

“如果给你能改变一切的另一条路,你会怎么选呢?”

诡异回响却是不受静止的限制,再一次清晰地响起。

不过这一次,勉强确定了发生位置的崎元,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某一侧。

原本在橱窗之中,那自嘲笑着的倒影仿佛被赋予了意识,作了个双膝下蹲的动作。光亮的玻璃仿佛化成波动的水面,崎元只见自己的倒影一个标准的立定跳远,伴随一圈圈水涟漪般的荡漾猛然自内一跃而出。

”啪。“

一声稳当当的落地声响,两个一模一样的崎元就这样面对面对视在一起。

在这片静止的天地……

“初次见面,我是崎元。”

“崎元”用有些机械的动作朝本人挥了挥手。

“我要和你玩个游戏。”

“游戏?”

“嗯,改变路人命运的游戏,只不过······”

他微微一笑。

“是生死游戏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