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青山横北故人归》主角阿柳殷羽小说精彩阅读

《青山横北故人归》主角阿柳殷羽小说精彩阅读

时间:2020-08-18 10:02:56编辑:放飞心情 作者:茶烟善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青山横北故人归》的小说,是作者茶烟善绿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安越深呼了几口气,心里乱乱的,她走了一会,在田间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和二弟,安越远远地叫了几声,安母瞧见了自家姑娘,老远地抬起头应了

青山横北故人归

推荐指数:10分

《青山横北故人归》 (十二)现世 免费试读

安越深呼了几口气,心里乱乱的,她走了一会,在田间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和二弟,安越远远地叫了几声,安母瞧见了自家姑娘,老远地抬起头应了。

安越站在田埂处,脱了绣鞋和袜子,扎起裤脚就往自家田里去,帮助一起干农活。

这个季节,雨水不少,田间杂草茂盛,不一一拔掉,影响农作物生长。

安母见自己的女儿下了田,有些蜡黄的脸上心疼心酸道,“阿越午饭吃了吗?晚上想吃什么?”

“姐。”安二弟有些稚嫩的声音也响起。

“吃了的,娘,我还买了些糕点给大家吃,还买了一块猪肉,晚上咱家吃顿好的。”

安越望了自己母亲一眼,又望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她其实没吃午饭,饿上一顿也无妨。

“好咧,镇上猪肉多少铜板一斤?”

“没多少~”

“阿姐,你买的是什么糕点?”

“是桂花糕~”

田间响起对话,忙活了一会,看看天色,三人一起去溪水里洗干净脚丫,重新穿上鞋,回了家中。

清明时节是扫墓祭祖的日子,清明时节又是踏春郊游的好时段,每年这个时节,三三两两出行踏春的行人不少。

今日范公子闲来无事,一人出门踏春。

天气晴朗春色正好,他走在小桥上正好可以瞧见小舟荡漾在河水之上,漂泊在外,突然也有些思念家乡,可惜时光匆匆三年之久,他还未归家,想到归家,范公子轻叹了一口气。

他又看了一眼鹭桥镇的街道,虽说比不上登州轻烟花语,生活富足奢侈,可小镇生活平淡宁静甚好。

小桥流水风光,粗茶淡饭也安,许是天意,他还认识了安越。

想到安越,范文书脸上浮现淡淡笑容,继续往前走,走到一间茶楼喝了几杯粗茶,付了银子又往前走,走至一小杂货铺前,他认得,这是牛婆婆的小儿子经营的铺子,范公子看了看那杂货铺,门面是木质的雕花门,冷不丁抬头,见了一男子出来,那男子范公子也算是眼熟,正是牛婆婆的小儿子,是这家杂货铺的主人。

男子见范公子,热情地和他招呼一声,两人闲聊几句,范公子买了一些零嘴,想着明日等安越回来给她送去,哪成想那男子弯腰给他装零嘴时,一个荷包掉了出来,范公子望了一眼,起初没在意,随后一想,便是心惊肉跳。

范文书拿着手中包好的零嘴,看着那男子把荷包捡起,拍了拍又放回自己怀中,范公子表面平静假装随口问道:“你这荷包不错,想必缝制这荷包的是个心灵手巧之人。”

“是吗?那人确实是个心灵手巧~”

那男子脸上挂着笑容,还未说完,便又有几个客人进了那男子的铺子,问那男子要买东西,那男子只好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范公子站在门面前,看了一眼那男子,只觉得越看越刺眼,他和自己一样穿白衣,不高,也不矮,身子清瘦,很是温润~

范公子不敢再往下想,他拿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往书院走,天气明明如此好,路上三两行人也热热闹闹,可他神情凄迷,烦闷不乐。

招呼好客人的牛婆婆小儿子,瞧了一眼铺子外间,已经不见了范公子,想了想,他应是已经离去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怀中的荷包,他这荷包,是安姑娘绣的。

他听母亲说过安姑娘家中事情,知晓她不容易,他和安姑娘也算相识一场。

安姑娘绣了许多绣帕还做了荷包托他帮忙买卖,他瞧着这个荷包成色手艺不错,干脆自己拿来用了。

杂货铺又来了客人,那家店的主人连忙去招呼了。

街道上,商铺中,茶楼中,行人中,范公子,瞧着还和往日一样,可又有这不一样了。

清明时节,扫墓祭祀、扫墓祭祖,南山北山到处都是忙于上坟扫墓的人群,焚烧的纸灰有些被远处刮来的风吹起,安越还和母亲在山上采摘了许多野菜下山。

黄昏时,静默的坟场又恢复了荒凉,不过也许会有山鼠蛇虫卧在坟边睡觉。

家里吃过晚饭,第二日,快到午时,她把包袱里带的荷包拿出来,把包袱里装的一包蜜饯拿出来,突然发现低下有个物件?

她一愣,拿出来瞧了瞧,是个花样精美的荷包?

伸手打开荷包,里面是银两?

银票?

这荷包?

她仔细看了看,这荷包是他的~

是咧,他从前就这般,只是她也会偷偷想办法还回去。

她拿着那荷包,盯着它看了许久,也不知他每次是什么时候是如何放进自己包袱里的?

盯着荷包,想起了那个男子~

安越垂下眸子,想了许久。

这银子,有了银子?家里还怕什么?

可是?要用吗?

她低下头。

半响后,她把自己的月钱全交给了母亲,又交代了自己父亲好好注意伤势,按时抓药吃,再陪了陪祖母,给祖母擦背洗头,和母亲说了些私房话,交代弟弟要好好看书识字。

准备回书院。

还未回到书院,天空就下起阴雨来。

阴雨连绵,飘飘洒洒下个不停,安越只好让李大叔驾着马车送自己到书院门口,一下马车,她赶紧往书院大门敲门,里间一名学生出来开了大门,她急急忙忙进了书院,又匆忙回了自己房间,放下自己包袱,喘了几口气。

她记得,前世的今日下午他们起了争吵,今生她回来晚些,是不是会避开争吵?

房间外间有屋檐,能遮些风雨,她出了房门去敲隔壁房门,可没人应。

她思来想去还是想把荷包还给他,然后再借点银子?而不是这样要了?

可没人?

他不在?

她无奈,只好回了自己房中,拿了一把大伞,往灶房去。

牛婆婆就在灶房,见她发丝有些凌乱有些湿润,有些心疼道:“我赶紧给你烧锅热水,你洗洗身子,我再给你煮碗姜汤,免得着了凉。”

安越有些感动,不管前世今生牛婆婆都待她极好,她和牛婆婆闲聊了几句,自己蹲在灶台前生起火来,烧开了沸水,她拒绝了牛婆婆要帮着她一起把装有沸水的木桶提进她房中,自己一桶一桶地提进去,兑了凉水后,她关好房门,在房子洗起身子和青丝来。

洗好之后换上干爽衣裙,拿了干帕子擦拭着青丝,待青丝擦拭得半干,她拿了发带绑上,收拾好房子东西,打着油纸伞去了灶房。

安越坐在小板凳上,帮着牛婆婆择择菜,还问了牛婆婆有没有瞧见范公子,牛婆婆摇摇头,她今日一天还真没瞧见范公子,灶房里,安越时不时看着窗外,心里有些不安,她坐在矮板凳上继续帮着牛婆婆择菜,那牛婆婆穿了一身灰布细棉罗裙,衣裙料子看着比安越身子上的白色轻纱衣裙的料子好上不少,她坐在另一张矮板凳上手脚麻利地干活,一边跟安越聊着天。

“安丫头啊,你这小姑娘也买两身鲜艳的裙子穿穿啊,你这个年龄正是最好的年岁,应当打扮得漂漂亮亮,别整天穿些和我这个老婆子差不多的衣裙咧。”

“我觉得跟牛婆婆穿一样的颜色挺好的,还能沾沾牛婆婆的福气。”安越眨眨眼,调皮一笑。

“你这个丫头~”牛婆婆哈哈一笑,若说福气,这牛婆婆确实是福气好的。

“安丫头啊,你也不小了,你家人那边有说帮你相看人家吗?”

安越听旁边的牛婆婆问这话,内心一阵苦涩涌了上来,面上装得波澜不惊回道:“我还算小,再等上一两年也无妨。”

“还小?我记得你今年年底就十六岁了,等你十六一及笄,就可以说亲了。”

“要是你家里未给你说,你信得过我这牛婆婆嘛?要不要我这牛婆婆给你相看相看?”

牛婆婆一脸热情地看着安越,这丫头她喜欢,性子好,不娇气,礼貌又勤快,还有才气,最重要的是模样也是顶好的,在这小镇上,能有这相貌,不可多得。

再说她家里的事情,迟早都会过去。

“谢谢牛婆婆的好意,可我,我还是先看看再说,再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听我爹娘的~”安越莫名想到范公子。

牛婆婆听她这般说,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来。

“你跟婆婆说说心里话,你是不是喜欢那范公子~”

安越一愣,低下头,不再说话。

“别不好意思,我这老婆子又不是多嘴的人,我瞧着那范公子对你,也是有意的~”

牛婆婆是过来人,瞧着两人的相处,早就心里了然了,这一问只是探探她口风。

安越头低得更低了,她想了想,转移话题道:“牛婆婆,年叔啥时候回来?”

“你年叔啊,明日就该回来了,到时候我再告诉你情况,那挨千刀的偷窃的贼子,迟早要把他抓住打板子~”

“麻烦牛婆婆和年叔了~”牛婆婆的夫君姓年。

安越心生感激,前世今生,她都去报了官,可那偷窃的贼人就是没找到,后来她又求了牛婆婆,让她帮帮忙,牛婆婆的大儿子在县城当捕快,即使帮不了大忙,也能打探打探案件进展情况,鹭桥镇离县城远,前些日子年大叔正好要去看看自己大孙子,顺便帮安越,问问那县衙里偷窃的贼子有没有消息了,安越重活一世回来的时间里,年大叔已经出发了,重生回来,安越虽然知道最后也打听不到什么消息,那贼人也没找到,可心里对牛婆婆一家依旧很感激。

这几日年大叔不在家,安越不放心牛婆婆晚间一人回家,平日里都是年大叔来接牛婆婆的,再一同回家,喊上小儿子,去吃牛大叔在家中做好的饭菜,她那小儿子有个铺子也忙,铺子要等稍微晚些才打烊,每日正好和牛婆婆等着书院学生夫子吃完饭,洗刷好锅碗这个时间点相差不远。

安越不放心她,只好和牛婆婆商量,让她做好饭时,趁着天色还算早,就先回家中去,也好早点回家做些饭菜来和年三吃,她来收拾书院的碗筷,虽说最后她也没收拾,都是那人收拾了。

安越想到那人,瞧瞧这天色,有些担忧起来,可她也不知去哪寻他,平时少见他一人出门。

她叹了几口气,帮着牛婆婆一起做饭,外间阴云绵绵,大雨却慢慢停了。

范公子终于回来了,他喝得烂醉,身上全是酒气,摇摇晃晃跑来灶房找水喝,看见安越和牛婆婆在一块,他神情凄迷,瞧着安越,有些委屈。

他喝了两口凉水,又摇摇晃晃回了自己房间。

安越见他这番模样?

云里雾里。

房中的范文书,整整睡了一个下午,一直到傍晚时分,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他才清醒过来,房中光线黑暗,他适应了一会,看清楚了自己身在何处,脑袋又痛又晕,范文书又闭上双眼,眯了一会,房里有了动静,他才重新睁开眼来。